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五十週年系慶專區
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五十週年系慶專區

 

 

 

 

首頁 > 五十週年-心情故事
核工系_作者:許明德-財務規劃室主任(NE68)

1964年,清華開始招收大學部學生,只有核子工程與數學兩系。核子工程系簡稱核工系,不過核工系現已改名,核工系系名不復存在。

核工系的系館,理所當然稱為核工館,當時的核工館位於成功湖畔,現在工程一館的位置。它是口字形的兩層樓(圖一),中間是個中庭。比較特別的是,二樓有個很大的繪圖教室,備有繪圖桌,這是大一工程製圖上課的地方。教課的是劉仲凌教授,他是溫厚的長者,口頭禪是「按理講」,他有句名言「連幼稚園都會」。他說:「按理講,工程製圖是很簡單的」。但對剛從高中畢業,只會填鴨死記強背的我們,一下子要學透視圖,實在聽的茫茫然。他又說:「工程製圖這麼簡單,連幼稚園都會」,真是羞煞我們。當然少數資優的同學例外,例如班長總是第一個把作業做好,要交作業的前一天,就有臉皮厚的同學向班長借作業參考參考,班長也很大方從不拒絕。所謂參考就是把班長的作業貼在玻璃窗上,上面再貼一張空白的作業紙,然後依樣畫葫蘆,原汁原味照描,一張變兩張,兩張變四張,以幾何級數複製,很快的全班的作業都做好了,幸好在描的時候,大家沒忘記要把名字改成自己的。作業發下來時,教授說:奇怪,大家的作業看起來都一樣。我們心裡嘀咕著,同一家工廠出來的,當然都一樣。


圖一 核工館

這間教室大,所以核工、數學兩系的共同科目如大一國文,就在這裡合上。教國文的是曹思義老先生,他那時兼任清華校友通訊主編。曹老師年紀雖大,但是教課非常認真,只是對理工科學生,國文是非主流科目,言者諄諄,聽者藐藐,枉費老師的苦心教學。

到了年底,這間大教室又另有一用途,聖誕夜的餐會活動,都是在這裡舉辦。

其實,這間教室就是早期清華赫赫有名的「核225教室」,為什麼赫赫有名?「225」是那時學生補考的代名詞。當時學生學科成績不及格達二分之一,就要被退學。未達二分之一,可以補考。每學期開學時,全校所有必須補考的各路英雄()好漢(),全部都要來這核225教室報到,彷如武林大會,好不熱鬧。因此這間教室又被稱為「核225英雄館」。

當時核工系初創,師資不足,大一英文是由師範大學英文系教授遠從台北下來教課,大二徳文是由學校鄰近的天主教華語中心的德籍神父教課,教大二熱力學的義大利籍梅徳純神父也是從華語中心過來的,梅老師高瘦英挺,來學校都是騎著單車,在校園內徐徐而行。2001年,得知他在彰化靜山天主教耶稣會靈修中心,闊別30多年,特地前往拜訪(圖二),老師很認真的問到他當時教得好不好?我們聽得懂否?雖然事隔30多年,老師還是很在意。另外大二核工導論是由台電工程師鄧光新教課,也許鄧老師自知不是專任,所以對我們要求不嚴格。盛夏時分,鄰近的成功湖清風徐來水波不興,有同學提議到湖畔戶外上課,鄧老師一口答應,就這樣老師的話隨著微風飄逝,同學們坐在草地上,倚著樹幹,蟬聲相伴,夏日炎炎正好眠,一節課就這樣混過去了。


圖二 與梅德純老師於靜山天主教靈修中心

師資不足的另一現象,是有些課由清華研究所剛畢業的研究生教課。大二的高等微積分老師是吳祖直,他本來是唸清華原子科學研究所,但是對數學有高度興趣,修了許多數學的課,後來乾脆到國外改唸數學。高等微積分都是講理論的,也就是theorem的證明。上課時他手拿粉筆,在黑板上龍飛鳳舞的振筆疾書,口中唸唸有詞,自言自語,自得其樂,完全不管我們是否聽懂。我們在台下,則是有如鴨子聽雷,目瞪口呆。後來出國留學,才發現大二高等微積分用的是國外研究所的教科書,把國外研究所的教科書,硬塞給我們大二的毛頭小子,如果這不是天書,那什麼是天書?如此厚愛,我們實在有無法承受之痛。

既然是核工系學生,當然要到原子爐上課。首任校長梅貽琦在其任內,竭盡心力籌建原子爐,於19585月開始興建,1961413達到臨界運轉,是國內原子科學發展一個重要的里程碑,我國自此進入原子能時代。清華為紀念梅校長,將反應器實驗館命名為「梅貽琦紀念館」。原子爐是由清華校友張昌華建築師精心設計建造,張校友為求建築物的堅固,想出了在水泥漿中加入冰塊,來降低它的溫度,減少水泥漿內的空氣氣泡,這樣等水泥凝固後,就變得非常堅固。果然超過半世紀,歷經921大地震,原子爐現在還在運轉中。當時主管原子爐運轉的是林嘉熙教授,我們稱他為原子爐爐長,他開著自用小轎車代步,在那時代非常拉風。

到了大三,陸續有許多年輕的國外博士回國任教,翁寶山老師(圖三)是其中之一。他是輻射防護的專家,教我們保健物理,後來擔任系主任。大四時,美國原子動力教學船薩凡娜(Savanna)抵台作示範教學,相關的輻射防護,就是由翁老師負責,也虧得有翁老師坐鎮,讓國外人士對台灣核能專業人才,刮目相看。


圖三 與翁寶山老師

一轉眼,大學四年就過去了,畢業後大多數同學都出國,少數留在國內繼續唸研究所的,後來也相繼出國。個人在國外近二十年後,因緣際會回台,1996年在沈君山校長時,開始參與清華校務。回母校時,原來的核工館已改建成工程一館,由工學院使用。核工系屬於原子科學院,在校園他處另外蓋系館。2008年是核工系第一屆1968級畢業40周年,68級同學集資捐款,把在相思湖畔的系館後面的小樹林整建成一個自然生態庭園,稱為「NE68庭園」(圖四)。開此先例,創立一個良好典範,此後歷屆畢業40周年的核工系友,都依例捐給母系一份賀禮,持續至今,成為核工系獨特的優良傳統。系館旁邊本來有二層樓的原子科學研究中心,幾年前核工系李偉德系友獨資捐了一大筆款項,把研究中心改建成六層樓的綠能大樓,現在工程還在進行中。


圖四 NE68庭園

核工系於1964年開始參加大專聯招時,原子科學是許多高中學生嚮往的熱門學科,許多學生以第一志願進入核工系。但是滄海桑田、物換星移,由於反核聲浪逐漸高漲,學生學習核工領域的熱情隨著消失,核工系光環退失,1995年改名「核子工程與工程物理學系」,復於1997年改名「工程與系統科學系」。但是近年來由於能源問題,核工需求有轉強的趨勢,學校於20078月成立「核子工程與科學研究所」。

欣逢母系核工系創系五十周年慶,特為文祝賀,並對半世紀前的核工系,寫下雪泥鴻爪的記憶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